第二十六章 抑郁加重

作者:逐梦菇凉|发布时间:2018-05-16 07:42|字数:3412

程茜母亲身体逐渐开始好转,术后也恢复的不错,这日,天气不错,程茜推着母亲到外面晒晒太阳,程茜剥开一个橘子,“妈,您尝尝这个橘子甜不甜?”

程茜的母亲笑着从她手里接过橘子,然后放了一小块在嘴巴里,然后开口说,“茜茜,你和椼洛毕竟是一个院子里长大的,打小玩在一块的,怎么能生分呢?”

程茜走到母亲身后,给母亲揉揉肩膀,“没生分,还一样啊。”

母亲开口说,“你当我老了,看不出来了。”

程茜继续揉着肩说,“您啊,可一点不老,精明着呢。我现在毕竟长大了,以前小不知道男女有别,才和林椼洛走得近,现在我都这么大了,还和他走太近,别人就该说闲话了。”

程茜的母亲知道孩子大了,劝也劝不了,就只得由她去了。

又过了半个月,程茜的母亲出院,黎佳人和林椼洛都来了。林椼洛开着一辆路虎,见程茜扶着阿姨出来赶忙跑上前,“阿姨,出院这么大的事,您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呢。”

程茜低着头没说话,黎佳人在旁边看着二人这样实在尴尬,便开口缓和“正好,这医院附近打车难打,要不我们就坐他车,这样也好安安全全的把伯母送到家。”

林椼洛也立即上前接过程茜手里的东西。程茜看着林椼洛生分的说了句,“麻烦了。”

林椼洛听着程茜的话,隔了几秒从喉咙间发出一句,“不麻烦。”

程茜暂时在北京租了一个两居室,等母亲身体彻底好了,便回老家。

林椼洛环顾了一下房子,虽然小,但是五脏俱全,心里也稍微放松了点。

黎佳人看着林椼洛紧张的表情,悄悄的和他说,“没事,你放心,程茜是我最好的朋友,我能帮的上忙的一定会帮。”

林椼洛笑着点点头。

程茜将母亲扶进房间,一切安排妥当后,这才到客厅给林椼洛和黎佳人各倒了一杯茶。黎佳人识趣的先走了。

程茜看着林椼洛开口说,“这段时间麻烦你费心了。”

林椼洛抽出一支烟来,像是想起什么,又将烟放了回去,“我们一定得这么交流吗?”

程茜苦笑着,“否则你要我怎么样?”

林椼洛看着程茜,最后叹了口气,站起身来离开,临走前说了句,“我不怕麻烦,有事尽管开口。你就当我欠你们家的。”

程茜耳边一直回响他的那句,“我欠你们家的。”

最后默默的站起身,将他刚刚喝过茶的杯子收好。

这日,黎佳人下班,刚好心情不错,便决定去逛逛超市。家里冰箱的食物实在少的可怜。

黎佳人推着推车,正挑着蔬菜的时候,听到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,黎佳人慢慢的转身,果不其然,看到了苏北梣,苏北梣背对着自己,今天他穿了件灰色的风衣,更衬托他

一米七八的身高挺拔。

黎佳人默默的看着他的背影,以及他身边的漂亮女生。女生海藻般的长发,雪白的肌肤,精致的妆容,这才是真的佳人。黎佳人慢慢的推到货架后面,心里只剩自卑。苏北梣,你就应该和这样的人在一起,郎才女貌,而不是和我这样不正常的人。

黎佳人听到苏北梣身边的女子开口说,“你呀,就是平时不按时吃饭才会有胃病,你一个当医生的,就不会好好照顾自己吗?”

苏北梣无奈的说了句,“知道了,真啰嗦。”

黎佳人默默的推着车去付钱。既然我已经失去义无反顾爱你的能力,那就默默的退出,看着你幸福,也好。

付了钱,黎佳人站在路口打车时,一声刺耳的鸣笛声在黎佳人身边响起。

黎佳人看着车窗里面的侧颜,苏北梣开口说了句,“上车,我送你。”

黎佳人看着副驾驶上的女人,笑着摆摆手说,“不顺路,你们先走吧。”

苏北梣看了眼黎佳人,然后踩下油门离去。

黎佳人看着消失的车子,摸了摸僵硬的脸。今天,真冷。

黎佳人这一个月以来,做什么都提不起劲来,心情也不好,整日就只想待在自己家里。每晚都坐在床前看着窗外呆呆的不说话。

后来干脆辞了职。

阿楠一而再,再而三的追问黎佳人辞职的原因,弄得黎佳人烦躁不已,直接开口大声冲阿楠吼道。“关你什么事!”

阿楠愣愣的看着黎佳人,黎佳人脸上还是一副愤怒烦躁的神情。

黎佳人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劲,无奈的低下头转身离开了。

黎佳人回到家里,又一个人缩卷在被子里。手机一直在响着,黎佳人仿佛听不见一般。

最后电话那头的人终究还是放弃了。整个公寓就安静了下来。

晚上,黎佳人还缩卷在床上,呆呆的盯着墙壁看,一句也不说。

大概晚上十一点,黎佳人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,后来门外又响起噪杂的说话声,脚步声,还有踹门的声音。黎佳人这才如初醒一般,慢慢的走到门边,将门打开。

程茜看着黎佳人,一脸的憔悴,眼神还是呆滞的,立即抱着黎佳人哭着说,“你知不知道,你吓死我了。”

黎佳人听着程茜的哭声渐渐的回神,手慢慢的回抱着程茜。

林椼洛见黎佳人没事,这才将门口的物业保安打发走,关上门。

程茜这才放开黎佳人,“你在家待了几天了?”

黎佳人摇摇头,“不清楚。应该没多久吧。”

程茜打量了黎佳人一下,幸好没做什么极端的事。程茜从昨天就给黎佳人打电话,结果一直打不通,今天又打了几个还是没人接。黎佳人回来,在北京也没有朋友,她也不会不回个电话的,突然想起她的病,心里立即着急了起来。正好出门就遇到了林椼洛,便立即叫上他一起。好歹能帮上点忙。

黎佳人看着程茜哭红的双眼,心里稍微暖了点,真好,有个这样的朋友。

程茜实在不放心,然后小心翼翼的开口说,“佳人,要不我们去看看医生吧。感觉,你现在比刚来北京的时候严重了。”

黎佳人正准备拒绝的时候,林椼洛便开口说,“刚好,我认识一个这方面的朋友,介绍你们认识,就像朋友一样去聊聊天。”

黎佳人接过林椼洛手里的名片,淡淡的开口,“好,有空去。”

程茜看出黎佳人不想去,又不好劝,只得先缓缓。

然后开口对林椼洛说,“你先回去吧,我今晚留在这里和佳人一起。”

黎佳人立即开口拒绝,“我没事的。”

程茜笑着说,“我知道你没事,我只是好久没见你,想你了,想和你多待会。”

黎佳人见实在拒绝不了程茜也就只好听她的。

晚上,程茜和黎佳人睡在一起,和黎佳人聊了很多一前读书的事,黎佳人想起很多以前快乐的时光,心里渐渐的开心起来,心里的阴霾好像也消失不见了。

两人一直聊到深夜才睡去。

第二天黎佳人在程茜亲眼见证下,预约了心理医生。

见心理医生这天,程茜也来了。黎佳人知道,程茜这是陪伴,也很开心有她在。

在心理咨询室里,心理医生先是让黎佳人做了几个常规的心理调查表,然后开始和黎佳人聊天。先是从兴趣爱好再一点点的深入。

黎佳人已习惯了心理医生这套方式,也不反感,但是心里总觉得无用。

一个小时后,黎佳人出来,程茜立即问道,“怎么样?”

黎佳人笑着说,“就聊聊天,还能怎么样。”

程茜一想也是,改口问道,“我是问你这医生长得怎么样?”

黎佳人笑着,像是回到以前在学校里,自己和程茜之所以成为好朋友就是,两个人独特的交流方式。

以前每次程茜考差了,总爱说,“就怪学校的试卷水平,从来都一个样,搞得我的名次永远停留在倒数第二,不上不下真尴尬。”

黎佳人则笑着调侃,“可不是嘛,你这不上不下的成绩,可是故意在刁难出卷子的老师啊。”

然后两人仰头哈哈大笑。

黎佳人看着程茜一脸探究的表情,认真思考了一下,“还可以,要不,我再进去帮你要个微信。”

程茜见黎佳人有心情和自己开玩笑了,也就放心了。

黎佳人忽然想起什么,立即开口说,“我的事,你让林椼洛不要告诉他。”

程茜当然知道他说的是谁,开口回答,“早就叮嘱过了,放心吧。不过,我还是觉得你告诉苏北梣比较好,就当把这六年的误会解释清楚。”

黎佳人说,“没什么好解释的,解释了,也不代表能抹去发生的事。”

程茜苦口婆心的说,“苏北梣这六年来,一直都没有交女朋友,还不是在等你,而且这六年,他可是过得变态,每天就看医书,什么事都不关心。如今你回来,他心里指不定多开心呢,现在他就是发泄一下,觉得你不辞而别有点过分。所以才蹦着不搭理你。”

黎佳人想起之前和他一起逛超市的美女,心里实在憋得慌,“但愿吧。”

     

手机同步首发青春校园小说《北方有佳人》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gwfwa.com.cn/book/4346/673684
文章摘要:《北方有佳人》,国际乒联原判圣玛丽,贩夫俗子变白军报。

使用手机访问 http://www.gwfwa.com.cn//book/4346 阅读本书;

使用手机访问 http://www.gwfwa.com.cn//book/4346/673684 阅读此章节;

2018/5/23 1:54:22